1. 淮安400電話,淮安網絡公司首選龍騰網絡!咨詢電話:15252411413。
    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李彥宏:谷歌離開中國主要因百度太厲害

             1月19日一大早,朋友圈突然出現了一張李彥宏登上美國《時代》雜志亞洲版的封面照片,不少人爭相轉發,真是一個讓百度上下歡欣鼓舞的時刻,畢竟這是中國互聯網企業家的面孔第一次出現在《時代》雜志的封面上,盡管是亞洲版。
            《時代》雜志把李彥宏定義為一名創新者,稱李彥宏正幫中國在21世紀贏得勝利,該期雜志將于2018年1月29日出版。
            李彥宏能登上這份雜志的封面,除了百度公關團隊的功勞外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。據悉,2017前三個季度百度的營收總共才90億美元,但百度拿出來12億美元用來研發,其中大部分經費被用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發。
            李彥宏曾稱百度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。更甚者,他曾在2016年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放下狠話:下一個時代是人工智能時代。這既是給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地位定下基調,也是為了表明李彥宏及百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孤注一擲,大有“不成功便成仁”之感。
            《時代》雜志的這期封面報道中,有一些是陳年舊事,并且有些文字摸起來軟軟的。但也并非全部如此,比如談到一個永恒的話題“網絡審查”時,中國政府希望來華企業遵循本地的法律法規,最知名的例子無疑是谷歌退出中國。而現如今谷歌正在為如何重新進入中國抓耳撓腮,李飛飛或許將成為其中的關鍵人物,此處按下不表。
            但李彥宏顯然并不認為谷歌退出中國是因為嚴格的網絡審查,他認為:“谷歌之所以離開主要是因為百度攻城略地,份額不斷增加。中國市場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,形勢變化很快,決策一定要快,美國企業的決策并不是在中國做出的,這是一個問題。”
            在谷歌退出中國市場時,百度占領了中國75%的搜索市場。但后來百度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卻因為行動遲緩而掉隊,這也是李彥宏為什么如此想讓“人工智能時代”概念趕走“移動互聯網時代”的原因。
            回到這篇采訪中來,李彥宏為政府過去的行為進行了辯護,他說:“如果某些事情被認為不合法,那就是不合法的,我們應該禁絕。在這里,我們就是這樣經營業務的。”
            被問到擔不擔心中國的“網絡空間”變小時,李彥宏謹慎回答道:“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,我們當然不希望有任何監管,這樣就可以自由行事了。但是我認為這種想法不切實際,對于國家也沒有好處。”
            李彥宏還認為,如果想追趕潮流,中國政府需要保持向世界開放,而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,美國在開放面前出現倒退跡象。
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中國,BAT中的另外兩家阿里巴巴、騰訊,以及其它互聯網企業都面臨跟百度同樣的處境,它們一方面要跟中國政府合作,跟政府談戀愛,比如參與雄安新區建設、參與聯通混改,同時,它們又在爭取跟政府保持適當的距離。
            另外,中國在對人工智能的支持上,表現出的開放和支持態度也是中國互聯網企業所迫切需要的。國務院去年推出了一份人工智能規劃白皮書,并希望在2030年前讓中國成為“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”。如今已經有不少觀點認為,中國在人工智能方面或成為世界的領導者,這其中就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長埃里克·施密特(Eric Schmidt),他預測中國的人工智能實力將在10年內超越美國:“到2030年,他們(中國)將會統治人工智能產業。”
            所以,一定程度上我們可以理解,是人工智能把李彥宏送上了《時代》雜志的封面,而創新又是人工智能的基石,談到創新,李彥宏說:“你無法改變趨勢,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創新,為民眾創造更多職位。”
            2018年伊始,百度對世界展開了瘋狂的宣傳攻勢和魅力攻勢。除了李彥宏登上《時代》雜志封面以外,在國內,他們同樣把陸奇和馬東敏再次推向了公眾視野,僅昨天就同時有陸奇和馬東敏的長篇報道,以此對外界闡述,百度歷經一年的組織架構調整和業務調整,拼命三郎陸奇和鏗鏘玫瑰馬東敏已經帶領百度重整旗鼓、走上正道。
            而李彥宏,只需要登登《時代》的封面、做個安靜的美男子就好。
          版權信息:淮安龍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首選淮安網絡公司  備案號:
          地址:江蘇省淮安市淮安軟件園  電話:0517-84991777 15252411413  QQ:292849166   
          金山彩票开户